本贴最后更新于 226 天前,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时异事殊

6jpg

来源:腾讯科技

【摘要】史玉柱两次微博所言,均为巨人网络耗时 3 年的 305 亿巨额收购 Playtika 一事。而收购背后,是巨人网络在游戏业务持续下降,进入互金领域的多元化诉求。

正文:4 月 24 日,一则关于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当日下午在杭州被警方带走的消息流传开来。随后,久未更新的史玉柱个人认证微博连续发出两条进行辟谣,并表示造谣是为了破坏巨人网络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审批。

而在微博发布之前,一位接近史玉柱人士向腾讯《潜望》表示,史玉柱下午在上海的巨人网络办公室,与到访的麦肯锡开会,并非在传言被带走的杭州。

无独有偶,此前的 2018 年 9 月,史玉柱曾发过类似的微博称,最近遭到人身安全威胁、网络谣言攻击等。这些谣言捏造并散布虚构事实,刻意贬损公司名誉,企图在某商业活动中谋利。公司已报案,正在等待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

接近巨人网络的高层人士对腾讯《潜望》确认,史玉柱两次微博所言,均为巨人网络耗时 3 年的 305 亿巨额收购 Playtika 一事。在经历过涉赌疑云和出资方纠纷之后,巨人网络于 2018 年底重新提交收购方案,史玉柱多承担近百亿元,以求这桩拖了 3 年的收购案尽快过会,揽入巨人网络旗下。而收购背后,是巨人网络在游戏业务持续下降,进入互金领域的多元化诉求。

涉赌疑云、股东纠纷:一波三折的 305 亿漫长收购路

站在 1600 亿市值的顶点,2016 年 10 月,借壳世纪游轮回归 A 股不足半年的巨人网络宣布,将以 305 亿元收购以色列一家游戏公司 Playtika。

为完成这一巨额交易,巨人网络网罗了 13 家出资人财团,通过成立开曼 Alpha(母公司)为境外主体公司,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出资人持有的 Alpha 全部剩余 99.9783% 的 A 类普通股,交易方式为 50 亿现金 +255 亿股份,进而通过 Alpha 完成收购 Playtika 100% 股权的目标。

在 13 家交易方中,背后是包括卢志强的泛海集团、马云的云锋基金,PE 圈内知名的联想系弘毅资本和鼎晖资本,以及江浙富豪旗下公司。

史玉柱剑指的目标 Playtika,为美国凯撒互动娱乐旗下的社交和手机游戏部门。在巨人网络联合财团发起收购的前一年,凯撒互动娱乐的母公司申请破产保护,这给了史玉柱收购的时机。Playtika 的主营业务此前主要依赖于一款棋牌博彩类游戏 Slotomania。

也正是因这一款主营游戏,巨人网络的收购案自 2016 年起便被监管部门多次问询的重点,即为 Playtika 产品是否存在“涉嫌赌博”问题。在海外和游戏行业监管双双收紧之后,这桩巨额收购案拖过 2 年时间。

有接近这桩交易的人士对腾讯《潜望》透露,拉长的战线抬高了出资人的各项成本,看上去遥遥无期的收购更是让一些出资方心生退意。

2018 年 9 月,史玉柱的一则微博表示,最近遭到人身安全威胁、网络谣言攻击等。这些谣言捏造并散布虚构事实,刻意贬损公司名誉,企图在某商业活动中谋利。公司已报案,正在等待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

根据媒体报道,史玉柱彼时暗指的对象为宁波富商郁国祥,后者为巨人网络收购 Playtika 财团中上海瓴逸、上海瓴熠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其不满情绪最大,与史玉柱方面闹得颇不愉快。

在史玉柱微博发出后不久,巨人网络公告撤回这一为时 2 年的收购案,并解释称:由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历时较长,有交易方提出解除原《资产购买协议》并撤回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申请文件及提出对方案进行调整变更的要求,据此,公司拟与有关各方就该等事项进行协商,拟对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方案进行调整。

不过,在随后巨人网络于 2018 年 11 月披露的最新收购方案中,郁国祥的上海瓴逸、上海瓴熠并未退出,反而是新华联控股、四川国鹏、广东俊特及上海并购基金四家出资人,不再跟进。四家出资人所持有的 Alpha A 类普通股由史玉柱的上海准基全部接盘。此外,上海准基还受让了弘毅创领和重庆杰资两家 PE 出资人所持有的共计 15.01% 股权,以及转让重庆拔萃的 92.93% 股权。

按照 Playtika 的 305 亿元估值计算,本次调整后,相比于此前的收购方案,史玉柱多承担了接近 100 亿元,以此来平衡各出资方之间的利益和压力。另外,出资人也从之前的 13 家减少到 10 家。

但公布新方案不久,这桩巨额收购案再遇波折:重组聘请的评估机构北京中企华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因此证监会中止审查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申请文件。

一波三折之后,4 月 1 日晚间,巨人发布公告,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项目审查二次反馈意见通知书》,该通知书对巨人发行股份收购 Playtika 做了进一步问询。

但就在证监会再次重启审核 20 天后,史玉柱被警方带走的传言,让史玉柱怒斥“为了破坏巨人网络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审批,近期一直有人去证监会抹黑我,今天又公开造谣说我被杭州警方带走。为了私利做人没底线,那就不是人是畜生。 ”

毕竟在让步了近百亿,经历 3 年波折后,如果受传言影响收购案再次中止或节外生枝,或将是史玉柱和巨人网络都无法承受的结果。

游戏停顿、探路互金:史玉柱的多元化之路

游戏业务的不景气,是史玉柱积极扩展新领域的根本动力。

长期以来,巨人网络的核心产品为 2006 年发布的《征途》系列与 2007 年发布的《巨人》。但在 2016 年,刚刚借壳回 A 的巨人网络却交出一份核心业务端游收入同比下滑 9.68% 的年报。

不过得益于前一年转型手机游戏后新业务录得的 109.43%增长,当年的营收增速仍然录得正向。

到 2017 年,端游业务的下滑幅度加剧至 15.73%。和 2016 年一样,巨人依旧倚靠 47.74% 增速的手游业务录得总营收增长。直到 2018 年上半年,手游的高增长终于结束。显示,已经成为巨人网络第一大营收来源的手机游戏业务,营收从去年同期的 7.74 亿元,下滑至 7.33 亿元,降幅为 5.17%。端游则从 5.87 亿降至 5.24 亿,降幅为 10.76%。游戏业务颓势尽显。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史玉柱希望增加公司的业务范围,并不意外。

事实上,早在 2016 年,刚刚完成借壳的巨人网络就在发布的首份财报中宣称,要将企业定位为一家综合性互联网企业。根据其介绍,未来巨人网络除了现有的主营业务互联网游戏及互联网社区工具,还将包括另外两块核心业务,互联网金融与互联网医疗。

互联网金融更是其中的重中之重。在 2017 年,这一构想终于得到落地。当年 11 月,巨人网络发布公告,称其全资控股孙公司巨加网络以 5.2 亿元受让旺金金融 30.5263% 股权,获得其表决权委托后 51% 的控制权。

而旺金金融的主营业务正是一家名为投哪网的 P2P 平台。据了解,该平台定位为互联网汽车金融领域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

交易完成后,巨人网络 2017 年年报合并进互联网金融业务收入 3.13 亿元。这占到了巨人网络全年总营收的 10.78%,同时互联网金融业务还实现了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2.73 亿元,及产生 4.83 亿元的商誉。

这时,互联网金融不仅成了史玉柱为巨人网络讲的好故事,还真真切切的将其反映到了财报数据之中。

到 2018 年的半年报,互联网金融业务更是在巨人网络的营收占比中蹿升至 31.91%,营收金额高达 6.28 亿元。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巨人网络端游、手游双双录得负增长,仅仅依靠互联网金融的收入,巨人网络的总营收就录得了 42.52% 的增长。

如果故事到此为止的话,巨人网络的互联网金融转型似乎已经十分顺利,但危机,却已经袭来了。

几乎与此同时,随着当年 P2P 平台暴雷、监管趋紧的影响,巨人的互联网金融业务也随之迎来转折。即便是 2018 年的半年报中,投哪网的业务状况已经出现了问题,根据财报,旺金金融 2018 年上半年录得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分别下滑 9.63% 和 83.97%,其 2475.64 万元的净利润也与全年 4.5 亿元的承诺业绩相差甚远。

几个月后,意识到危机的史玉柱果断甩掉了这个包袱。

到 2018 年 12 月,巨人网络发布公告,决定作价 4.79 亿元,转让巨加网络 51% 股权给上海兰翔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交易后,巨加网络将不再纳入巨人网络合并范围。

对于转让股权的原因,巨人网络则解释称,“由于行业变化迅速等因素导致行业监管政策尚未完善,互联网金融借贷平台备案登记晚于预期,尚未明确时间表,发展面临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

这也意味着,史玉柱为巨人网络讲的互联网金融故事似乎划上了句点。

不过,一度钟情于互联网金融的史玉柱的布局版图却绝非投哪网一家。早在注资投哪网之前,巨人网络在 2017 年 7 月就曾与 13 位发起人合计出资 118 亿元,设立蔷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蔷薇控股”),其中,巨人网络将以自有资金认缴 3 亿元出资额,占蔷薇控股注册资本的 2.54%。

该公司正是一家互联网金融科技公司。

而这家公司在今年 3 月还出现在首批 197 个区块链信息服务名称及备案编号名单中。公开资料显示,蔷薇信息旗下产品大树金融平台是一个 B2B 供应链金融平台,宣称将银行、租赁、互联网小贷、保理等资金方和有场景的交易平台和核心企业联合,推进供应链的金融管理、资金流转及科技输出合作等。

感谢    关注    收藏    赞同    反对    举报    分享